网站首页 >> 信誉楼人  >> 2018年  >> 2018年5期

随时随地用自己喜欢的方式享受生活 ——和老董事长座谈有感

2018/4/27    来源:    作者:  浏览次数:759
 

随时随地用自己喜欢的方式享受生活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和老董事长座谈有感

沧州店培训部:胡中俊

我们企业创始人、老董事长张洪瑞的生命状态始终是潇洒自在、轻松快乐。即性情自得,得其所美。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:“我随时随地用自己喜欢的方式享受生活。”

有人可能疑惑,他做企业那么忙,哪有时间享受生活?不耽搁。会享受是一种能力,只要对生命充满了热爱,对生活饱含激情,内心是阳光的、愉悦的,不管在什么样的境遇下,随时随地都能怡然自得,都可以有大美的享受。

愿通过此文,大家更能理解我们的企业使命和企业愿景,也能从中受益一二,在企业这样良好的环境里,心胸更宽广,活得更自由、更舒展。

(为了让读者更有年龄对应事体的情境感,文中将老董事长直呼张洪瑞。)

热爱自然

张洪瑞热爱大自然,喜欢绿色,喜欢花草树木的千姿百态、勃勃生机。

少年时候,他就盼着开春,到地里找羊胡子草,一墩一墩的鲜绿,生机盎然。他经常会挖一两墩回来,种在向阳的墙根儿底下,稀罕着。

那年春天在王曼附近挑沟,连着下了40来天的雨,工友们都在住所里(偏房柴屋)打扑克消磨时光。他没那心思,就到野外去,看刚发芽的柳树。20里地,走了个来回,特别舒爽,特别享受。

他认识的花很多。现在还记得世界上有一种大王花,花朵巨大但其臭无比。1985年春天第一次去南方出差,住在南宁,把周围的植物都看遍了。认识了木瓜、木棉花,还看见红薯开花了。对于普通的野菜,他也喜欢。他说,杨树苗是圆叶的,燕子姨是尖叶的。它们花的颜色也不一样,燕子姨的花深,它比杨树苗适应能力强,雾灵山这儿可能也有。

黄骅培训中心院里墙根底下,以前有一堆树枝子,秋天时上面开满了牵牛花,深紫、浅紫、淡粉,缤纷绚烂。张洪瑞特别喜欢,就叫高怀波经理给拍了照片保存起来。

去年冬天在海南万宁,一行人乘车去户外看景,目的地是“咖啡谷”,但转了好几圈就是找不着,大家七嘴八舌,有些着急。张洪瑞说,慢点开,两边的风景多好!以前我出差,堵车了,公路过不去,司机就岔进下边的土道上去了。两边都是庄稼,美得我呀!要是不堵车哪能看见这样的景!

因为太喜欢绿色,绿色就成为企业的基本色、代表色:《信誉楼人》封面上的小草画面,是他专门到坝上的御道口拍来的;员工的绿色工服虽不时尚、雅致,但看上去朴素、亲切、朝气蓬勃,也成为信誉楼文化的一个特色。

最爱旅游

张洪瑞说,我最大的爱好就是旅游。享受生活,你才能无怨无悔。

这些年,华山、泰山、黄山等,只要想去的地方他都去过。

1986年,企业的条件还很差,张洪瑞就带着员工上北京旅游去。捎了一袋子块装方便面和一点儿烧饼、咸菜。没钱住旅馆,一位员工的爸爸在那做工程,把建筑工人的工棚给他们提供了两间。铺着凉席,大伙睡醒了以后身上都是“方格”。就那样的条件,玩得不亦乐乎。节省了吃住的费用,但该去的景点都去了:

第一天先到动物园,出来后吃了点饭直接上颐和园,爬万寿山,游昆明湖,这个时候,大约就下午三四点钟了。他就问大家怎么样,咱还接着上香山吗?去!一致热烈响应。就倒车上香山了。不认道,上“鬼见愁”,爬到半截就爬不动了。他就给打气:“大家看见那个索道了吗?咱们上去,坐索道下来!”终于爬上去了!想坐索道,不巧人家正好停了。一天走完这么多景点,又累又饿,可是大伙很亢奋,很尽兴。

第一次爬泰山,是心血来潮。张洪瑞和几个人一通电话,坐汽车就去了。当天晚上到了中天门,开始往上爬。他背的那个兜子断了带儿,等找人要了针线缝好之后再追同伴,累得够劲。第二次是全家一起去的。前车之鉴,他说宁可八个小时也要全家都上去。卖水的都在平台上,看见就买上一碗,一家子坐下,一人一口喝完了接着爬。不慌不忙地到了上边才两个小时零20分钟,比上次就多用了10分钟。还带着老伴和5岁的外孙女,轻轻松松,有说有笑。

这些年张洪瑞带着开业元老们也游玩了许多地方。国外,选条件差的,像朝鲜、俄罗斯,景好、价低。大家一看一比,更知足了。国内,选风景好的,享受青山绿水,畅快淋漓。

享受美食

张洪瑞从小好吃,爱捣鼓美食,也是个名副其实的吃货。

他做个咸菜,也弄得有模有样、有滋有味。

每年辣疙瘩一下来,张洪瑞就把它们搁在缸里腌上。腌好了,捞出来弄到房顶上晒。晒得蔫儿了,就开始分类。第一类,把它切成片,连着,撒上五香面、材料,再搁到坛子里焖上。第二类,用在天津打来的特号酱油腌蔫萝卜。其余的,把装在小布袋里的五香料放进卤水里煮,再腌咸菜。这是第三类。

大伙在地里吃饭的时候,别人都是空口啃,他就着咸菜吃得特香。有个舅舅看见了,馋得到他家来找外甥媳妇要。老伴娘家的人说,人家洪瑞那个咸菜也比咱这好吃!

有次南大港的同学送来一些甜萝卜,张洪瑞先把棒子粒炒成“哑巴”,再把甜萝卜擦成细条、熬出糖稀,和“哑巴”炒在一起,又香又甜又脆,孩子们领了小伙伴都来抢着吃。

那一年上大山这儿挑宣惠河,张洪瑞当排长。正赶上流行甲脑,上边广播号召多吃蒜,但也没人撺掇。他们这个排,他主动敛起钱来,买了香油、蒜,从伙房领来咸菜,把蒜切碎了放在咸菜里,用香油拌。他说,真香啊!那就是神仙过的日子,大伙美死!

张洪瑞年轻的时候,因为厨艺好,经常出去给人家帮忙做菜,而且还自带食材。图什么呢?搭上功夫搭上料的。他说,愉悦呀。别人吃着香,我愉悦;别人夸我,我更愉悦!

直到现在,他还是很喜欢吃传统口味的烩饼、尜尜就老咸菜。可见,是否美味、是否愉悦跟茶饭的名贵毫无关系,吃的是一种心境、是一种感受,只要你珍惜这一餐饭,它就是一次极美的享受。

创造快乐

张洪瑞反对浪费,但也不委屈自己。即使在物质比较匮乏的时候,他也尽量想办法让自己舒服一些,包括对下属。

每每讲起挑海河那段经历,张洪瑞就很兴奋,乐此不疲。别人“谈河色变”,但他觉得那是享受。晚上,各公社都派电影队到驻地慰问。吃完饭,工友们大多累得没劲儿了,在铺里趴着。他却叫上个投脾气的伙伴儿,就近去看电影。实在叫不着,就一个人去看。

生产队每年种瓜。晚上队里派人去看瓜。别人都是拿把平锨带件夹袄就去了,张洪瑞却很“讲究”——自行车上驮着柵子、褥子、蚊帐,还有灭蚊子的药揣子。在地边沟楞上,搭好蚊帐,铺巴好了。跟同伴商量,要是他值下半夜,就找一个大小合适的甜瓜,吃完就睡觉了。凌晨一点再起来倒班。睡得舒服,人也精神。

三十来岁的时候,张洪瑞在别人家听到单田芳说评书,很喜欢,就把岳母给的一块金元宝卖了,花30多块钱买了一个半导体收音机,特别稀罕。下地、出差都背着听。平时午饭后,背着收音机、骑着车子带着筐,到公路上拾粪去。听半小时的评书,回来中午还睡一觉。

他当生产队长的时候,简单高效,麦收没耽误大伙睡午觉。平时干活该歇盼了(劳动过成中的短暂休息),分开帮,四个人一拨打扑克,打升级,从“一”打。只要有一拨打到“五”了,就都停了,继续干活。

跟着他干过的社员,现在回忆起来还非常喜欢那段生活。

歌伴一生

张洪瑞打小就喜欢唱歌,初三时同桌赵志华教会了他识谱,他先把一首歌练熟了,再上台教给全班唱。很快也学会了口琴、笛子等乐器。他唱歌全情投入,对每一个音节、每一句歌词都细细揣摩,节奏准、情感饱满,极富感染力。

在雾灵山座谈时正遇张洪瑞姑妈家的表姐秦玉华。比他大一岁,两家挨着住,年少时经常在一起玩。她说,十三四岁的时候,我上台表演过舞蹈“拔萝卜”,四十年后,他还能熟练地弹给我听,我激动地都快流泪了。

表姐说,表弟老是来帮我推磨。其实推磨是特别辛苦的活,但是他一教给我唱歌,不知不觉地就推完了,没觉着累。张洪瑞纠正:“不仅是不累,还不晕!”这时,两人开始你一句我一句回忆着唱起一首老歌:

“弯弯的海岸,岩石的背后,站着我们的哨兵,他是一个射击手。宽宽的肩膀,眼睛圆溜溜,红红的脸上,他从来不发愁。”

唱歌是他的爱好,其实也已经成为他的一种生活方式,常常是下意识地就歌声飞扬。从早晨5点一起床就开始哼歌,洗脚也唱,散步也唱。聊天时不知哪个词语就“按动了开关”,让他想起一首歌,马上唱起来:

“我们像春天一样,来到花园里,来到草地上。鲜艳的红领巾,美丽的衣裳。像许多花儿在开放……”

“学习大寨赶大寨,大寨的红花遍地开;它是咱学习的好榜样,自力更生改变了穷和白。坚决学习大寨人,誓把那山山水水另安排。干起来,大寨的红花遍地开;干起来,大寨的红花遍地开,遍地开!”

……

2008年在肺癌术后放化疗期间,他带去了歌本,拿着谱子一点点练习,居然学会了10首新歌。于是这个对常人来说无比痛苦的过程,就被他风轻云淡,甚至因为学歌、因为歌声而过出了滋味和快意……

最近这10年,唱歌成为他健身娱乐的重要方式,每天上午下午各一小时,雷打不动。他和他的老年朋友们几乎成了“万能歌手”,什么歌都会,有的歌甚至已经唱过上百遍,但他每一次对每一首都是热切地、激情地、投入地去唱。当然,他最喜欢的还是《小草》《年轻的朋友来相会》和《春天的故事》。

老董事长说,随时随地用自己喜欢的方式享受生活,你才能无怨无悔。

上一篇: 没有了!
下一篇: 企业文化创造价值——罗茂莲总裁在第十六届中国百货零售业高峰论坛上的讲话